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财经评论 > 正文

李奇霖:总需求不足才是核心矛盾

2020-05-15来源:粤开奇霖研究 网友评论(0)

  4月主要经济数据已经公布,供、需两端都在继续回暖。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转正,需求恢复速度相对略慢,从5月起疫情海外扩散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可能会明显体现,总的来说需求不足是当前经济面临的主要问题。

  4月复工复产继续推进,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从-1.1%提高到3.9%,年内首次转正。但环比从32.1%大幅回落到2.3%,显示复工复产在边际上已经有所放缓,可能和当前有效需求不足有关。

  三大门类中,4月制造业增加值改善幅度最大,同比从-1.8%提高到5.0%,已基本回到2019年的中枢水平。疫情对制造业在人员和物资流动等方面的约束基本解除,未来的不确定因素在于终端需求和全球供应链,如果终端需求羸弱、供应链受阻,制造业增加值增速有回落的风险。

  分行业看,几乎所有行业的增加值增速都在回升。专用设备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速最高,达到14.3%。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同比,从3月的-22.4%大幅回升到5.8%,和疫情后汽车需求集中释放有关。需要注意的是,5月第一周汽车轮胎半钢胎开工率从前值52.6%大跌到28.3%,一些轮胎厂开始停工,后续汽车制造业增加值同比有较大概率回落。

  再来看需求端。1-4月固定资产投资累计同比-10.3%,相比于前值回升5.8个百分点,其中4月单月增速-2.2%,较前值-10.9%回升幅度更大。从4月单月增速看,房地产和基建投资是主要支撑,制造业投资尽管较快恢复,但目前仍然是主要拖累。

  全口径基建投资累计增速从-16.4%回升到-8.8%,单月增速从-8.0%提高到4.8%。作为逆周期调节的主要抓手,专项债向基建领域倾斜、各地推出大项目,4月基建投资大为好转。考虑到财务支出法的滞后性,4月实际的基建投资回暖幅度可能更大。两会召开后,确定今年的财政赤字率、特别国债规模和新增专项债额度,积极财政将加快落地,基建投资将继续回暖。

  前4个月制造业投资累计同比-18.8%,前值-25.2%,单月增速从-20.6%提高到-6.7%。尽管4月制造业投资改善明显,但它仍然是固投的主要拖累。反映了在对未来预期不乐观的情况下,制造业企业对资本开支较为谨慎,预计这一趋势还将延续。分行业看,1-4月仅有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的投资增加,累计增速为1.1%;医药制造业累计增速次之,为-2.7%,疫情爆发后加大了对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物资的新产能投资。

  地产数据多数回升。1-4月,商品房销售面积增速从-26.3%提高到-19.3%,销售金额增速从-24.7%提高到-18.6%。复工复产加快推进后,地产投资也继续修复,累计增速从-7.7%回升到-3.3%,而单月增速从1.1%回升到7.0%,成为支撑固投的核心因素。

  房屋施工面积增速从2.6%下滑到2.5%,这是今年连续第三个月回落。可能的原因,一是房屋竣工加快后,竣工的面积不再纳入施工面积统计中,对施工面积增速有一定拖累。二是房屋销售负增长,部分中小房企经营困难,在建项目停工,不再纳入施工面积里。

  预计房地产今年将继续是支撑经济的终端需求。一方面,尽管不会出现全局性的调控放松,但收紧的概率也很小,一些热点城市销售火爆带动了市场情绪,预计商品房销售将继续好转。另一方面,4月地产投资的一些领先指标改善明显,房屋新开工面积单月同比增速从-10.5%回升到-1.3%,土地购置面积同比从-12.2%大幅反弹到13.8%,这创下2019年3月以来的新高,显示开发商的预期并不差。

  最后来看消费数据。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名义增速从-15.8%回升到-7.5%,实际增速从-18.1%回升至-9.1%。名义增速回升幅度更小,显示实物性消费品的通胀压力缓和。和这一趋势一致的是,商品零售价格指数同比从2.8%下滑到1.7%,这是201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物价风险正快速从通胀转为通缩。

  分行业看,限额以上的必需品零售好于可选消费品。4月粮油和食品类同比增长18.2%,饮料类同比增长12.9%,增速在所有行业中位居前两位。通讯器材类同比从6.5%上升至12.2%,有一定基数原因。汽车类同比,从-18.1%大幅回升到0%,和积压的需求集中释放、政策加大刺激等有关。

  对比之下,4月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类同比-18.5%,受疫情的影响依然很明显。因油价下跌,石油及制品类同比-14.1%,表现继续低迷。

  疫情好转后,并没有出现消费的报复性反弹,线上和线下、零售和餐饮的分化依然很明显。往后看,消费也可能很难出现大幅好转:

  一是复工先行,没有春节长假的集中消费窗口了,而春节往往也是消费意愿最强的时候。

  二是实体经济下行,对居民部门消费能力滞后的传导效应。

  三是当前家庭部门面临着较大的债务压力,央行报告显示中国家庭的偿债负担要大于美国家庭,4月城镇调查失业率从5.9%提高到6.0%,在债务负担、就业压力和对未来预期不乐观的情况下,持续消费的意愿不足。

  在生产尤其是制造业的生产基本恢复后,需求是影响下一阶段经济的关键。如果供需两端持续出现较大的缺口,企业将面临去库存压力,反噬生产。

  内需方面,房地产和基建将继续恢复,承担着稳增长的重任,但相较之下,制造业投资和消费内生性修复的动力不足。

  外需方面,在前期报告中,通过对比中、韩两国新冠肺炎政府响应严厉指数和2-4月的出口增速,我们认为4月中国出口超预期,主要是放松管控后,前期积压的订单开始生产、运输和交付。韩国4月下旬放松了管控,但5月前10日的出口增速从前值-18.9%大跌到-46.3%,预示着生产、运输等供给端的梗阻打通后,海外需求将是主导中韩两国出口的关键,目前来看即使欧美等经济重启,我们的外需环境也不乐观。

  无论是托底经济,还是稳就业和防范信用风险,都应尽快提振总需求。两会即将召开,各类财政稳增长措施将逐步落地,但逆周期调节需要避免大规模搞基建、全局性放松地产调控,而应该以适度的基建和消费为主,否则可能出现房价和房租上涨,进一步挤压制造业投资和居民消费,低增长和高失业并存,金融体系也会面临更高的信用风险

(文章来源:粤开奇霖研究)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