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环球财经 > 正文

美国科技四巨头为何频频被监管机构盯上?

2019-10-15来源:36氪 网友评论(0)



K图 GOOGL_0

K图


K图 FB_0

K图

  亚马逊(AMZN.US)、苹果(AAPL.US)、脸书(FB.US)以及谷歌(GOOG.US)四大科技公司,算得上美国企业所嫉妒的对象了。无论是其企业规模、影响力以及显著的增长速度,都值得大家所羡慕。

  然而,美国这四个科技巨头,如今却引来了另一种“关注”。在华盛顿、布鲁塞尔以及其它国家的首府,监管机构和立法机构纷纷发起了对它们的调查,了解其是否存在利用其企业规模和财富来进行不正当竞争并进一步拓展其影响地位的行为。

  这四家公司经常被人们相提并论,已经成为众所周知的大科技公司了。它们彼此之间的商业模式并不相同,因此,针对它们所提出的反垄断论点也不尽相同。不过,它们所遭遇的经历,却存在一个相同点,即大家都害怕这少许的几家公司拥有过多过大的权力。

  9月6日,纽约州检察长莱蒂蒂亚·詹姆士(Letitia James)称,来自八个州的检察长(其中,除了她之外,还有三名民主党派系的检察长和四名共和党派系的检察长)以及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已经发起了对脸书的反垄断调查。

  9月9日,由两党派系八名检察长共同组成的一个独立小组,又发起了针对谷歌的反垄断调查。

  9月12日,美国国会众议员反垄断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了关于数据和隐私竞争影响力的第三次听证会。

  以下内容,就是针对四大科技公司的具体案例情况,以及其做出的相应回应。

  亚马逊:特殊照顾自主品牌产品

  过去几年来,政客及监管机构一直在提出拆分亚马逊的想法。其中,还包括将其日进斗金的云计算业务拆分出来,或者让其撤销对有机食品商店Whole Foods的收购。

  然而,无论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本土,针对亚马逊的调查都聚焦在其是否存在不恰当地特殊照顾自主品牌商品,而故意削弱了其它依靠亚马逊平台进行销售的第三方产品的行为。此外,监管机构也在了解平台卖家是否被强制要求购买并使用亚马逊提供的相关服务,比如广告销售服务以及订单履行网络等。

  亚马逊在成立初期时,它更像是传统的零售商,从不同品牌和制造商手中按批发价采购各种商品,并在自己的平台上销售给众多消费者。

  随后,亚马逊开始允许第三方卖家进入平台,并直接将其商品销售给消费者。此举又进一步促进了亚马逊的扩张发展。到2018年时,亚马逊平台上约58%的销售,都是通过第三方卖家完成的。

  针对亚马逊发起的反垄断调查,其中有一项调查了亚马逊自主品牌的商品,比如AmazonBasics电池,或者Mama Bear尿不湿和湿巾。根据市场研究公司TJI Research发布的一篇报告称,亚马逊拥有超过140个自主品牌。

  立法机构对亚马逊发起过询问,了解其是否存在利用平台第三方卖家的销售数据来销售自主品牌产品的行为。此外,他们还询问过,亚马逊是否在平台上存在对自主品牌产品优先推广的行为。

  亚马逊回复美国国会称,其的确存在收集数据的行为,但却只利用了聚合数据,并没有针对性地利用和第三方个体卖家相关的特定数据。此外,亚马逊还称,其自主品牌商品的销售,仅占平台总销售量的1%。

  意大利的反垄断调查机构针对亚马逊的调查中,查看了购买并使用亚马逊订单履行网络服务的第三方卖家其产品是否有更好搜索排名的情况。华盛顿的立法机构也针对亚马逊提出过类似的问题。

  此外,亚马逊所面临的问题还包括日益增长的广告营收业务。2018年,亚马逊的广告营收超过了100亿美元。

  在今年七月的一场国会听证会上,民主党国会众议员的瓦尔·德明斯(Val Demings)向亚马逊的一位律师发问,“是否存在一种办法,可以防止亚马逊把广告服务用来作为向平台商家收费的另一种方式”。

  亚马逊的这位律师纳特·萨顿(Nate Sutton),曾经就职于美国司法部反垄断部门。他回应称,亚马逊提供的广告并非是强制性的消费项目,它只是一项“可选服务”,而且在亚马逊平台上销售的绝大部分商品都不是通过广告服务销售出去的。

  苹果:App Store的力量

  针对苹果的批评,主要集中于其在iPhone、iPad以及Mac电脑的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的控制方面。对数字业务而言,要想将产品推广至消费者手中,App Store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渠道,而苹果在App Store内容方面采取了极其严格的控制。

  据苹果称,其有权利对App Store进行“管理”,在保证高质量内容的同时,剔除任何可能存在的欺诈产品。因此,普遍来说,苹果应用程序商店的欺诈应用的确比谷歌应用程序商店的少。

  然而,苹果除了是App Store的唯一裁判之外,也是应用程序商店中的最大竞争者之一。根据苹果的发展规划,其未来的主要营收集中在应用程序以及服务方面。这即是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些营收需要依靠消费者选用其产品,而不选用App Store中其它竞争者的产品。

  有部分App开发者曾经提出指控,称苹果滥用对App Store的控制,从而让苹果自己受益,而让其它竞争者受损。

  之前,流媒体音乐平台Spotify就向欧洲的监管机构提起了对苹果的投诉。此外,不少家长监控App的制作者也在欧洲、俄罗斯以及美国等地提起了对苹果的投诉,称苹果在推出自主类似产品后,存在对App Store其它产品的管控限制行为。

  苹果回应称,其的确面对着激烈的竞争,但其并没有“特别照顾”App Store中的自主产品。此外,苹果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垄断行为,并称其自主产品只占据了应用商店中的一小部分。

  脸书:社交媒体的合并

  前几年,硅谷的风险资本家和科技战略家一直都非常钦佩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的先见之明。

  在脸书创立初期,在众多业内专业人士都在猜测脸书是否会成为下一个MySpace(社交网站)时,扎克伯格却寻找一个机会,从而剔除任何潜在的威胁。

  也许,扎克伯格的付出,得到了巨大的回报。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The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FTC)对脸书发起的调查,主要针对的是被一些人称作是脸书的“连环防御性收购计划”,该计划也被视作是脸书希望在社交网络领域保持主导地位的一种方法。

  监管机构称,脸书的多项收购,均违反了《休曼法案》(Sherman Antitrust Act)和《克莱顿反托拉斯法》(Clayton Antitrust Act )。在过去百年来,这两项法案一直都是联邦政府反垄断检举的基础。

  而这些被指控的收购项目,包括脸书的几大重大收购。其中,有2012年以10亿美元最终成交价收购图片分享社交网络Instagram的项目,还有在那两年后以190亿美元最终成交价收购注册用户数量高达10亿人的全球讯息通讯应用程序WhatsApp。

  其竞争者认为,在脸书收购这些公司之前,扎克伯格一直在持续关注可能会对脸书产生威胁的创业公司。在差不多15年间,脸书共计收购过超过70家公司。

  在调查人员眼中,另一个值得关注的收购案例,则是脸书在2013年对数据安全应用厂商Onavo的收购。

  Onavo公司推出的应用程序,主要的噱头是用户可以免费使用。通过Onavo App,用户可以管理和压缩其数据流量和下载速率。这对于一些国家没有无限数据流量的用户来说,则是一种节省成本的方法。但Onavo提供的这项服务,也让脸书看到了新的竞争者在做的事情。

  据两位匿名内部人士透露,去年底,由于害怕招来美国本土监管机构的反垄断调查,脸书已经放弃了至少一项收购项目,其中就包括对社交视频软件Houseparty的收购。

  由于之前FTC对脸书在隐私方面的做法发起过专项调查,其也计划分步骤修改并完善用户数据等政策。今年7月,脸书就被罚50亿美元与FTC达成协议,同意让步并进一步提高公司曾经疏忽的环节。

  根据脸书的解释称,其在国内国外都遭到了激烈的竞争,而且还特别提到了一些快速崛起的竞争者,比如美国的苹果,以及中国的微信。此外,正如其今年夏季在国会听证会上作证所说,现在再创立一个可能对其产生威胁的公司的门槛,已经到了历史最低点。

  在过去10年来,像照片分享应用Snapchat和短视频应用TikTok等多个社交软件都快速崛起,并且吸引了一大批早期用户和年轻人的关注和使用。而对脸书以及其平台的广告商而言,这些用户的价值都是极大的。

  谷歌:对搜索引擎结果的主导

  谷歌也在多个不同市场中占据着主导地位,也因此可能遭受不同司法管辖区域的反垄断调查。

  其中,值得一提的则是搜索引擎。1996年,在谷歌的创立初期,其搜索结果只不过是一个简单列表,列表中显示了十个可以指向其它网站的蓝色超链接,而这些链接内容,则有可能是用户希望通过搜索引擎而寻找的答案。

  “我们希望用户通过谷歌搜索,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他们想去的地方。”谷歌的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在2004年的一场采访中说道。

  几年后,谷歌改变了其搜索结果的模式。它们不再把用户送到某个指定的地方,反之,它们开始尝试自己来回答用户的这些问题。此外,在搜索结果的基础上,谷歌还推出了一系列自主的产品和服务,包括谷歌地图(Google Maps)、谷歌图片(Google Images)、以及谷歌航班(Google Flights)。

  在回答用户搜索的问题方面,谷歌提供的答案也得到了进一步优化和提高。根据在线搜索分析师兰德·费舍金(Rand Fishkin)最新的一篇分析报告,如今有超过一半的谷歌搜索都可以直接在谷歌页面上体现,而不需要再点击其它网站。

  谷歌改良的搜索结果,可以让用户更快地找到答案。但同时,有些竞争者就认为,谷歌存在滥用其在搜索领域主导地位的优势,不断引导用户“足不出谷歌”就可以找到所有答案,此举让竞争者很难获取使用其产品或者阅读其站点广告的用户。

  谷歌呈现搜索结果的方式,将最终取决于反垄断法律的规定。因为据估计称,谷歌的垄断,是真实存在的,全球范围内超过90%的搜索都是通过谷歌完成的。因为谷歌在全球范围内的广泛知名度,在某些法律下,通过搜索结果来引导用户去发现和使用其自主产品就可能被视作反竞争行为

  FTC就曾基于此针对谷歌发起过调查。但双方最终和解,并且FTC称,谷歌的这一行为对用户而言并不是有害的。2017年,针对谷歌在搜索结果中“特殊照顾”自家的购物服务,而对其它竞争者不利,欧盟开出了对谷歌高达270亿美元的罚单。

  据谷歌回应称,谷歌搜索也存在着众多竞争。但其搜索引擎的设计初衷,是让用户得到最相关的结果,而不是让谷歌自身受益。

  虽然谷歌主要是因为搜索而人人皆知,但其大部分营收都来源于数字广告服务。在数字广告领域,谷歌也占据着主导地位。

  过去20年来,谷歌建造了一套复杂的服务体系,并以此加强了大部分广告的销售。在数字广告领域,谷歌的营收独占鳌头。此外,它还是最大的数字广告分析供应商之一。同时,它也是大多数数字广告交易的中间商

  据竞争者称,谷歌助于对互联网广告生态系统的控制,不断地逼迫大大小小的公司使用其广告技术,同时购买广告服务。

  据在线广告公司AppNexus创始人兼CEO布莱恩·奥凯利(Brian OKelley)称,谷歌削弱了他的业务。他称,谷歌逼迫广告商做出选择,如果他们想要使用谷歌提供的其它服务的话,就必须使用谷歌的广告技术。今年,针对谷歌向在欧洲众多网站使用其谷歌搜索框强加不平等条款的情况,欧盟又对谷歌开出了170亿美元的罚款。

  针对此次罚款,谷歌回应称,其已经做出了几项针对产品的修改,从而提高竞争者的可视性。“我们一直以来都认同一件事,即健康和茁壮成长的市场是人心所向的。”谷歌称。

  据有关分析师的估计,谷歌研发的Android操作系统,在全球范围内的智能手机中保持着至少75%的覆盖率。谷歌能实现如此大比例的覆盖,主要是因为其允许第三方几乎免费使用其Android操作系统。而作为回报,谷歌则要求手机制造商将其搜索引擎放置在首页居中位置,同时还必须预装载一系列谷歌开发的其它应用软件。

  这一策略,帮助谷歌进一步巩固了其在线搜索的主导地位,并通过其提供的九项独立服务,实现了超过10亿的月活量,而且还会进一步扩大其广告业务。

  针对谷歌是否不公平地利用其Android操作系统的主导地位来参与竞争一事,相关监管机构仍在进一步了解和决策之中。而手机制造商则被完全地锁死在Android操作系统之中,毕竟这是目前唯一可用的系统(虽然苹果也有独立的软件系统,但只适用于iPhone)。而据有关批评声音指出,正是基于这个优势,谷歌才向手机制造商提出了不平等条款。

  去年,欧盟也认定了谷歌的前述不平等竞争,并又一次向谷歌开出了51亿美元的罚款。

  但谷歌却辩论称,通过让手机制造商参与和苹果的竞争,Android操作系统实际上进一步形成了彼此间的竞争关系。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