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首页 > 财经资讯 > 金融人物 > 正文

易纲的2018:一手严监管一手促开放

2018-12-29来源:时代周报(广州) 网友评论(0)

  2018年,履新央行行长的第一个年头,易纲面临的压力和挑战不可谓不重。

  今年3月19日,60岁的易纲被任命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他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心情平静、庄重,使命神圣、光荣”。谈及当选行长之后的最紧要任务,易纲回应说,主要是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同时推动金融改革和开放,保持整个金融业的稳定。

  2018年,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过程中出现周期性下行压力,国内外形势复杂多变。易纲的各项工作,主要围绕三项紧要任务展开:在货币政策方面,既保持政策定力,未跟随美联储加息,又适时预调微调,年内四次定向降准,共释放约4万亿元流动性支持实体经济;金融业稳定方面,央行牵头制定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出台资管新规及配套政策等,有序整治各类金融乱象;金融开放方面,4月份集中宣布11项具体开放措施,覆盖银行、证券、保险、评级机构等多方面,目前已落实7项。

  2018年12月13日,易纲出席某论坛时发表主题演讲称,货币政策需要根据经济形势变化灵活调整,加强逆周期调控。如果经济过热或者资产价格出现泡沫,就应该“慢撒气”、“软着陆”,实现平稳调整;而当经济衰退或者遭遇外部冲击时,货币政策应该及时出手,稳定金融市场,增强公众信心。

  这像易纲对自己一年工作的总结,也被外界认为是他在2018年最重要的一次公开讲话。

  展望2019年,业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预计,金融监管的“严厉”态势仍会保持下去,同时考虑到经济下行压力及外部因素的影响,“央行可能会通过两到三次定向降准,改善市场流动性。”

  金融监管“严”字当头

  易纲面对的是一个“新”央行。根据2018年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银监会、保监会合并,其拟定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央行,央行的权力与职责较此前有较大提升。“除了货币政策职能外,央行还更多担负起了宏观审慎管理的工作,央行作为控制总需求的一个操作者是最合适的,央行负担了金融稳定的责任。"中银国际研究公司董事长曹远征曾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打好三大攻坚战,其中第一大攻坚战就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在此背景下,2018年金融监管“严”字当头。

  2018年4月27日,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等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简称“资管新规”)。这是十九大确立“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以来,监管机构出台的首个金融监管制度。7月20日,“一行两会”又发布了资管新规的配套细则。业内人士认为,资管新规的落地,促使金融机构整改和转型,套利空间和行业泡沫被挤压,资管行业整体规模收缩明显。

  7月2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融委”)成立并召开会议。易纲担任金融委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会议审议了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三年行动方案,研究了推进金融改革开放、保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维护金融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等重点工作。此外,在保持金融业稳定、防范重大风险方面,央行还将采取措施加强金融控股集团监管;加强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约束,严格落实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持续开展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等。

  需要指出的是,随着市场形势变化及金融监管组织结构的调整,目前金融市场的去杠杆已转向为稳杠杆。9月26日召开的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2018年第三季度例会认为,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取得了较好成效,宏观杠杆率趋于稳定,金融风险防控成效显现,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较为稳固。10月11日,易纲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出席世界银行年会期间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说去杠杆。现在杠杆稳住了,是个重大的变化。”2018年末的那次公开演讲,易纲说得则更为清晰:“从2009到2016年间,宏观的杠杆率增长得比较快,这一点引起了监管部门和调控部门的注意。于是中央提出去杠杆、稳杠杆。从去年开始,杠杆率基本上稳定在250%左右,现在宏观杠杆的稳定已经差不多八个季度了。”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未来一年金融监管不会放松,特别是对违法违规、金融犯罪等行为,会继续严查严打。不过,在不影响稳健货币政策的情况下,董登新认为,央行可以通过金融创新改善金融服务质量,加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中国的法定存款准备金比率水平,在世界范围内刊仍是偏高的,未来还有空间进行定向降准。”

  货币政策保持定力

  “2018年以来,(货币政策)既保持政策定力,又适时预调微调,积极加大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经济高质量发展,特别是民营、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缓解经济下行对实体经济的压力。”易纲在2018年12月刊的《中国金融》杂志撰文总结道。

  2018年年初,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落地。4月下旬,易纲履新后不久,央行即宣布定向降准置换中期借贷便利(MLF),新增4000亿资金用于投放小微企业贷款。7月5日起,央行定向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2000亿用于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此外,还适当扩大了MLF的担保品范围,将小微企业贷款纳入其中。

  2018年9月底,美联储第三次加息,对市场冲击较大。但央行保持定力,并没有跟随美联储加息。“十一”长假最后一天,央行宣布,10月15日起降低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和外资银行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这是年内第四次定向降准,释放资金约1.2万亿,力度超出市场预期。

  在部分民营企业出现了经营不善、融资困难的情况下,11月6日,易纲在接受《经济日报》采访时提出了“三支箭”的政策组合,意在让资金流向民企。“三支箭”分别是:增加民企的信贷,特别是小微企业的信贷;支持民企发债;研究设立民企股权融资支持工具。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的货币政策,从整体上看属于“前紧后松”:上半年的基调是金融去杠杆,资金面比较紧张;下半年由于资本市场大幅下挫,以及经济增长出现疲态,央行开始放松货币政策。

  12月21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为,2019年要继续稳健的货币政策,松紧适度,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杨德龙预计,考虑到经济增长下行压力比较大,以及中美贸易摩擦对外贸的影响,2019年央行的货币政策会保持适当宽松,“央行可能会通过两到三次定向降准的方式释放流动性,但会保持合理的节奏,不会回到‘大水漫灌’的状态。”杨德龙表示。

  对2019年下一步政策的方向,易纲在2018年底的公开演讲中表示,将考虑四个方面:一是坚持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做好预调微调,把握好度;二是强化政策统筹协调,缓释信用收缩;三是发挥好“几家抬”的合力,引导资金流向民营企业、小微金融等重要领域和薄弱环节;四是继续深化金融改革,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


  <本文结束> www.camase.com

    【钱讯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凡注明“钱讯网”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图表),未经钱讯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钱讯网转载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已有0条评论,查看所有评论

讨论区

表情: 姓名: 字数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代表钱讯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